杨哲峰老师在一根手指就让你叫成这样开学典礼上的发言

2023-09

遇见


今天很荣幸作为教师代表在这里欢迎2023级入学的新同学!大家上午好!

欢迎你们来到这“一塔湖图”的美丽燕园!欢迎你们加入北大考古文博学院这个温暖的大家庭!

秋天,通常是收获的季节,但对2023级的新同学们而言,却是收获之后的新的起点。北京大学将成为实现同学们人生理想的一个更高的崭新平台。对于在座的本科新同学而言,刚刚走完高考的独木桥、离开了父母亲人的呵护,从五湖四海汇聚到这样一个全新的集体,或许彼此之间才刚刚开始相互熟悉。在此,我想说的是:请珍惜你们来之不易的相遇!

因为你们是相遇在考古文博学院这样一个充满亲情的大家庭,相遇在北大这样一个具有庄严历史使命感的高等学府,相遇在燕园这样一个追求真理、呵护美好心灵的精神家园!北大爱国、进步、民主、科学的精神,勤奋、严谨、求实、创新的学风,在这里一代一代地传承。现在传到你们的手中!希望你们能尽快调整、适应这样一个全新的环境。学习上化被动为主动,学会独立思考;在生活上懂得自律,学会照顾自己,同时也要学会关心他人。

几天前,当曹蓓老师跟我说,让我在今天开学典礼时作为教师代表发言。我的思绪,不知怎地,一下子就被拉回到40年前去了。因为我是1983年从湖北农村乡下考上北大的,至今仍记得入学时的情形。

现在我想先问一下在座的本科班新同学,有多少人是由父母或亲戚朋友陪伴着来学校报到的?请举手。

我想再问一下,有哪几位是自己独自带着行李、来学校报到的呢?也请举一下手。

好吧,那我就说说自己是怎么来北大报到的吧。

高中毕业时,我所在的学校文科班只考上我一人。拿到北大的录取通知书,在当时我们那个乡下小地方是一件非常轰动的事情,连乡镇的领导也到家慰问,还送来了一只行李箱。我用那只行李箱装了几件衣服、塞进一床被子,另外捆了一床褥子,用塑料包好,打上绳结,以方便用扁担将行李箱和床褥挑起来。出发那天,我父亲就是那样用扁担挑着我的行李,我们步行4公里来到镇上,在镇上住了一宿,次日一大早搭了10公里的拖拉机,这才来到汉宜(汉口到宜昌)公路边搭乘开往武汉的过路长途汽车。

到了武昌火车站,父亲帮我买好火车票,然后跟我说:“你学过地理的,你自己去找吧。”把行李箱和床褥交给我,父亲就拿着扁担回家去了。因为是站票,我就在车厢过道放下自己的行李,坐在褥子上、一路颠簸地来到北京。

还记得出发前,为了弄清北京大学的位置以及由北京站前往北大的路线,到处找地图,但找来找去只找到一本全国交通图册,图册里有北京市交通图,不过看不太清具体路线,研究了半天,总算搞明白:北京大学离北京站很远,是在北京城的西北郊区,而且和清华大学似乎是紧挨着的。我就是靠这点地理信息来北大的。

到了北京站,在站前广场上找了一圈,没有发现北京大学的接待处,但是我看到了清华大学的旗帜,于是就上前打听,才知道自己来早了一天,北大当天没有接站的。由于我已从地图上得知清华和北大挨着,就问他们能不能坐清华的校车先到清华,得到的回答是“可以”,不过作为外校的需要交5毛钱车费。于是我交了钱,等了好一会,才坐上清华的校车,一路被拉到清华的主楼前。当清华的师生涌上车,热情地询问我是哪个系、什么专业的时候,我只好答道:“我不是你们学校的!”在我正迟疑准备下车时,好心的校车司机叫住了我,告诉我先别下车,等会儿他送我到清华西门,说那儿离北大更近。

就这样,怀揣着北大录取通知书的我,独自一人背着行李默默地走出了清华的西门,穿过成府居民区,从北大东北门(也就是一体旁边的小门)走进了燕园,很快就看见了一汪湖水(只是那时并不知道自己已走到了美丽的“未名湖”旁,其实也不知道北大有座未名湖)。或许是夜幕降临的原因,竟然没有注意到湖边还有座高塔(当然更不知道那就是著名的“博雅塔”了)。对北大校园格局一无所知的我,在湖边停顿了一下,便习惯性地向右拐了!天色渐晚,饥肠辘辘的我,感觉肩上的行李似乎越来越沉重,之前的激动心情已了无踪影,内心已是一塌糊涂了!整整40年过去了,这一幕幕仍就像发生在昨日。

那时应该已是晚上7点多了,雾气蒙蒙。在湖畔迷茫地前行中的我,总算看见一位正在散步的老者,于是走上前打听怎么到学校报到。当老者询问了我的情况之后,就说了句“跟我走吧”,直接将我领到了燕南园的一位老先生----吕遵谔先生家,并吩咐吕先生安排我当晚的住宿。也正是在吕先生家,还专门为我下了一碗面条,那可是我到达首都北京之后的第一顿!饭后,吕先生带着我去了位于25号楼的考古系研究生宿舍,将我交给了他的研究生夏竞峰。次日,是夏竞峰带着我办理了入学报到手续,然后把我送到了38号楼5层的宿舍。这便是我的报到经历。

而在未名湖边遇见的那位老者,后来知道就是我的研究生导师----宿白先生!宿先生是当时刚刚成立的北大考古系的第一任系主任,而我是成立考古系后进校的首届本科生!3年后,我被保送研究生,导师正是宿白先生!后来,在宿先生指导下,我完成了硕士、博士的学习,一路走到今天!那初入燕园、在未名湖边的遇见,也成为我今生最难忘的记忆之一。

今天和大家分享这些,是因为我坚信2023级的新同学、你们将来也一定会有许多难忘的遇见:比如在考古中遇见远祖的生活,在读书中遇见先贤的智慧,在交流中遇见真挚的友情,甚或在偶遇的一瞥中收获甜蜜的爱情!

希望你们珍惜每一个遇见,在遇见中健康成长,在遇见中感受美好人生!

或许多年后,当你再次凝望那一汪未名湖水,还能遇见那个年少的你自己!

谢谢大家!